豆奶app无法安装

“盗墓?”

林野一愣,完没有想到方子策会提出这个建议。

“不是盗墓,是挖坟。”

方子策极其正经的纠正道。

林野反问道:“这有什么区别么?”

方子策道:“自然是有区别的,而且区别很大。盗墓是违法的,但是挖坟却不是。”

他说着走到床边,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文档来。

“灵时局的外派管理员是有资格挖坟的,而且,我还有军机二处专门批转的挖坟许可证。”

“从理论上来说,根据大炎律法,我可以随便挖任何人的坟。”

林野接过文档,翻看着里面的文件。

果不其然,里面还真有一张挖坟许可证。

看到这张像是一本正经胡扯的许可证,林野的脸色有些古怪。

露台美女清纯靓丽歪头扎鞭辫子安静唯美写真

军机二处涉猎的范围未免有些太广了吧。

连这种许可证都能开出来?

许可证的下面有上官光炎的亲笔签名。

显然是货真价实的东西。

“你应该知道军机二处吧。”

方子策将文档收好,放回了包里。

林野道:“是啊,不仅知道,和他们处长还算是半个朋友。”

方子策则露出意外的表情:“你和他们处长还认识呢?”

“可不,前段时间刚被这位上官处长当了回枪使唤。”

林野摆了摆手,懒得再提程理的事。

方子策啧啧称奇,看向林野的表情都变了:“看不出来,小爷你现在混的很可以啊,连军机二处的上官光炎都能说上话了。”

“怎么,你们灵时局都能得到他这样荒唐的许可证,难道和军机二处就没有什么来往么?”

方子策点了点头道:“对,没有。灵时局和任何部门都没有直接来往,军机二处只知道有我们这个机构存在,但是连我们机构叫什么都不清楚。”

“行吧。”

林野也懒得去管灵时局和军机二处的关系。

他站起身道:“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方子策看了看手表道:“七点左右吧,先去刘家镇前的十字路口看一看。”

“嗯,我也想验证一下那位堂叔说的事,到底有没有谱。”

“成,那我去洗个澡,你先睡一觉,养精蓄锐,今晚跟着我去挖坟。”

方子策说完,直接进了卫生间。

林野躺在床上,脑子里又把最近两天发生的事情过了一遍。

因为昨晚熬了一个大夜,此时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方子策把他叫醒的时候,外面已经天黑。

俩人简单的吃了点饭,直奔刘家镇来。

到了刘家镇的十字路口,方子策将车停好。

整条路上空无一人,十分的安静。

远处的树林,近处的荒野,周围时有时无的鸟叫声,再加上有些阴冷的凉风,让人很是不舒服。

好在林野知道了这世界上并没有鬼,又有方子策这位灵时局的大拿在,心情比之之前轻松许多。

“老方,你站在路上,我到那边池塘去。”

来的路上,林野已经将心中的疑惑告诉了方子策。

那就是刘堂叔和小三三人告诉自己刘丹遇到阴兵的时候,那两个钓鱼佬是在池塘看到的。

但白天的时候,方子策开车带着林野从十字路口穿过的时候,林野注意到了池塘和路的距离。

池塘与路的距离有点远。

林野当时就怀疑,站在池塘根本不可能看到路上。

路上和方子策一说,方子策也赞同。

这也是为什么方子策要先来十字路口的原因。

“好,天黑你小心一点。”

方子策点了点头,站在了马路中央。

林野走过中间的田野,来到了池塘边。

这个池塘很大,旁边还有个牌子,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上面用红字写着:“水深危险,禁止游泳与垂钓。”

林野打开手电筒看了看池塘周围。

他虽然没有钓鱼的爱好,但是却也知道,一般像这种池塘都会有固定的钓鱼点。

灯光一照,果不其然,脚下就出现了两处一看就是被人经常踩踏的痕迹。

林野踩在痕迹上,然后转头向着路上看去。

只是这么一看,他的眉毛马上皱起来。

可以看到方子策,虽然很模糊,但是隐约能够看到一个人的身影。

“怎么样?能看到么?”

方子策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可以,但是看不清楚。”

林野低声回复。

“我看不到你,周围都是荒草,池塘地势有些低,我看不到你在哪里。”

“你等一下,我换一下位置。”

林野又走向了另外一个钓鱼点,转头看去,依旧可以看到方子策。

可方子策却还是看不到他。

俩人又换了几个位置,皆是如此。

“他们给我说的时间,差不多也是现在这个时候。所以从环境昏暗的程度来说,应该差不了多少。”

“钓鱼的那两个人可以看到路上的话,那么他们撒谎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林野分析道。

信息传过去,方子策回复道:“但是两个钓鱼的人,注意力不应该放在池塘上么,为什么能够注意到公路上的车呢?”

“这只是疑点,并不能直接证明他们撒谎了。”

林野一边回复,一边看向周围。

他总觉的自己遗漏了什么,视线在周围扫了一圈。

方子策的回复又过来了。

他一边听一边想着自己究竟遗漏了哪一个关键点。

直到视线落在了池塘旁边的田野上。

林野快步走上前,他抓起田野里的泥土,抬头看向方子策的方向。

“老方,你经常在城镇里跑,水稻是什么时候收割的?”

信息传过去,很快,方子策跑了过来。

俩人一碰面,马上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一个星期之前,稻子还没有收割。”

方子策十分肯定的说道:“现在正是秋收时节,但是因为刘家镇所有村民的田地全都被人承包了,所以现在的农忙并不像以前那么热闹。”

“刘丹的堂叔,看样子不像是种地的人。剩下的那三个人,应该都是大学生。所以他们也忽略了田地里的稻子。”

林野站起身来,看向自己刚刚站的位置。

“所以,一周前,不,确切的说是八天前,因为有稻子的原因,站在池塘边根本看不到路上的情况。”

方子策马上道:“路上更不可能看到池塘边有人。”

林野看向池塘边的木牌道:“禁止垂钓,所以钓鱼的人不敢声张。”

方子策抬头看了看天空道:“天黑,所以就算听到路上有车,也分不清到底是红车还是黑车。”

俩人对视一眼:“所以他们在撒谎!”

正说着,突然从远处传来车子急速奔驰的声音。

俩人转头看去,只见一辆车飞快的奔着这边而来。

很快便停在了十字路口。

显然路上的人并没有发现田地里的林野和方子策。

那辆车停在路口之后,很快就下来俩人。

车灯没有关,俩人走到车前,林野看清楚二人的装束直接愣住了。

“是他俩?”

那俩人一黑一白,十分的招人注意。

“怎么,你认识?”

方子策有些意外。

林野点了点头道:“认得,两兄弟,姓许,一个叫做许海幽,一个叫做许克恩。”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