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91香蕉

(除夕,祝愿所有的人,猪年诸事顺利,心想事成,新年,快乐!)

白泽少面对高飞期待的眼神,缓缓的说道:“其实,能够找到你们,不过就是我运气好罢了”

“你……”高飞有些气急败坏的看着白泽少,要不是身上捆着绳子,他绝对会和白泽少拼命的。

“怎么,你不相信我说的话”白泽少淡淡的很是平静的说道。

“你真的是太没有诚意了”高飞也是冷静下了下来,直接闭上了眼睛:“开枪吧”

“其实真的是运气,主要是我们查到了齐正义,又恰好遇到你们救了田耀鹏,顺藤摸瓜,就是这么简单”白泽少轻笑了一下,说道。

“对了,齐正义的儿子现在在哪,你可以说了吧”

“我不知道”高飞很是干脆利落的说道。

“什么意思?”

“你们应该拿到了我们的潜伏名单了吧,上面的宫本一郎就是他,不过我从那些被抓的人当中了解道,他因为出去买东西,所以逃过一劫”

白泽少沉默着思索起高飞的话语来。

最后却是忽然问道:“温家有没有和你们勾结”

气质与清新成熟与可爱

“你说呢”高飞淡淡的撇了一眼白泽少。

白泽少没有说话,直接拿出了手枪:“送你上路”

砰!

高飞缓缓的倒了下去,白泽少对着猴子道:“回吧”

“收队”

一群人很快就稀稀拉拉的上车离开了。

车上。

白泽少对着猴子道:“猴子,你的消息很灵通,帮我找个人呗”

“老大,找人的事情我拿手,你就说吧,找谁”猴子没有丝毫的谦虚,很是狂傲的说道。

“宫本一郎”白泽少缓缓的说道。

“日本人?”猴子有些诧异地说道。

“没错,就是那份名单上逃走的日本人,记住找到之后,不要带回处里面,直接在外面找个地方,给我秘密关押起来”白泽少交代道。

“明白”猴子没有啰嗦,直接答应了下来至于说白泽少的用意,他也没有多问。

次日,下午。

当白泽少百无聊赖的摆弄着手里的钢笔的时候,猴子忽然出现在了他的办公室。

“怎么这么着急,找到人了?”白泽少打趣的说道。

“老大,你怎么知道?难不成你也收到消息了?”猴子听着白泽少的话语,愣了一下,诧异地问道。

“怎么,你还真的查到了,这么快”白泽少收起打趣的心思,有些急迫的问道。

“没错,不过也不是我查到的,我只是听我的一个朋友说起,这个宫本一郎现在被警察局给抓了,不过他交代的名字不是日本名,而是中国名字叫李世鹏”猴子快速的将自己知道的消息给讲了出来。

“被警察抓了?因为什么”白泽少皱了一下眉头问道。

“据说是因为杀了人”猴子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行,我知道了,你先去吧”白泽少对着猴子说道。

猴子离开之后,白泽少直接接通了孙岩杰的电话。

接通之后,白泽少也没有过多的闲聊,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孙哥,你们抓了一个叫做李世鹏的人”

“没错,这小子杀了一个车夫,被巡警给抓了,怎么,你认识这个人?”孙岩杰好奇的问道。

“孙哥,我就想知道,我能不能带走这个人?”白泽少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不说实情。

“可以,那个车夫的老婆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只要出点钱就可以”孙岩杰笑着说道。

“那就多谢孙哥了,等会我让猴子去警察局领人”白泽少客气的说道。

“行,到时候让他过来直接找我就可以了”孙岩杰说完之后,也是挂断了电话。

这边白泽少放下电话后,冲着隔壁喊道:“猴子”

“老大,什么事?”猴子快速的来到白泽少的身边问道。

白泽少没有说话,只是将抽屉里了五根金条放到了桌子上,随后推到了猴子的眼前:“给你的”

“老大,给我的,这…都是?”猴子有些结巴的说道,不过手里的动作却是不慢,很是顺溜就将金条装到了自己的兜里。

“恩,给你的,是…”

“谢谢老大”白泽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猴子打断了。

“能听我把话说完不”白泽少无语的看着猴子。

“老大请说,请说,这不主要是激动嘛,激动”猴子说话的时候,绕到了白泽少的背后,给白泽少捏起了肩膀。

“这钱是给你赎人的,现在就给我去警察局,将宫本一郎给我赎出来”

白泽少说话的时候,虽然没有看到猴子的表情,但是感受到了猴子手里按摩动作的停顿与僵硬。

“继续捏啊,你的这个力度还不错”白泽少忍着笑意说道。

“哦”猴子情绪一下子就上不来了。

“好了,赶紧滚蛋吧,记住将人赎回来之后,在外面找个地方给我看好了”白泽少笑骂道。

“那我走了”猴子有些恹恹的说道。

白泽少并没有理会猴子有些幽怨的眼神,因为他知道那不过是猴子故作姿态罢了。

没过多久,猴子就打来电话,说人已经弄出来了,并且已经在外面的一个民房里面,把人给看好了。

“猴子,干的不错,不过人一定要给我看好了,千万别出差错,你找的人可靠嘛”白泽少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老大,你就放心吧,这些人都是我从外地找来的,再说了,就算组长你不放心那些人,总相信我吧,这几天我就住这边了”猴子大声的保证道。

“那就辛苦你了,放心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的,你坚持一下”

“我明白的”

结束通话的白泽少皱了皱眉头,现在他的手里再次握住了一张王牌。

日本人既然可以利用这张牌,控制齐正义背叛国家,那么他为什么不能如此做。

虽然这样的做法,和他的信仰规定的有些不符,但是白泽少也不是迂腐之人。

只要能够保证他的安,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不过,现在上面在收了温家的好处之后,明显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

白泽少想要打好手里的这张牌,却是需要一个契机,否则最后就算他成功了,他在上级的眼里恐怕映像也不会太好。

丢西瓜捡芝麻的事情,白泽少可不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