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adc影院年龄确认

夜晚的街上更加热闹,街上满是摆摊卖东西的,从小吃到各种小玩意一有尽有。

满街都是成群或是带着孩子的人,逛逛街市买点小东西。

吕布在街上仔细看了很久,没有漂亮的小姐姐,最大的不过是十岁出头的小姑娘而已。

街上人多了就没法骑马了,马车就更加不好走了,吕布让部曲们驾着马车先回去,自己就带着高顺到街上逛逛,看看这晋阳的繁华。

本来部曲们不同意,但一听到有高顺这个副队长在也就没什么办法了。

走了两条街,吕布买了不少东西,都是些小玩意,泥巴做的陶娃娃、木头雕的小动物,至于吃得吕布就买了点酥饼之类的,吃了一口就不吃了,部塞到了赤兔的嘴里,没有母亲做得酥饼好吃,粘牙的酥饼还能叫酥饼么?

赤兔到是不介意,它不在乎酥饼酥不酥,面粉的香味,盐巴的咸味就是它喜欢的。

唯一让吕布有点食欲的就是豆腐脑了,挑着担子买豆腐闹的已经围了一圈人,一碗豆腐脑加上点卤水和葱花,再点上一勺醋,就算完成了。

豆腐脑很便宜,一钱一碗,吕布点了两碗,和高顺找了个地方坐着吃豆腐脑。

吃了几口,吕布就没了胃口,豆腐脑很嫩很好吃,但他不喜欢吃这种又咸又酸的豆腐脑,还是加上些糖最美味,可惜糖在这时代不是普通人能消费得起的。

赤兔很喜欢,闻到了豆腐脑的香味,大脑袋就凑了过来,眼巴巴的看着吕布碗里的豆腐脑。

吕布把碗端到赤兔嘴边,赤兔舌头一卷,一碗豆腐脑就没了,赤兔的大舌头舔着嘴唇,又拿脑袋蹭吕布,表示它没吃好。

清纯粉嫩尤物出境照

这种拳头大的陶碗自然是不可能够赤兔吃的,高顺直接给了摊主五十钱,让摊主在一个干净的木盆里打了一大盆豆腐脑调好就端到了小桌子上,赤兔一见豆腐脑来了,大脑袋直接钻到木盆里吃了起来。

赤兔吃豆腐脑让周围的人都好奇的看了过来,从来没见过马吃豆腐脑的,再一看衣着华丽的吕布,一个个在心里暗叹,有钱人真是奢侈。

吕布知道那些围观人的想法,但他不在乎,一盆豆腐脑而已,赤兔想吃不算什么。

吃完了豆腐脑,吕布牵着赤兔继续在街上转悠着,直到到了一条非常热闹的街道吕布才停下,这是一条灯火通明的大街,每家店铺门口竟然都挂着灯笼这种只有大户人家才挂得起的东西。

一个个漂亮的小姐姐衣着艳丽,就在门口招揽着来往的客人。

青楼,一个自古就有的行业,自春秋时期被管仲正式设立为合法行业后就一直蓬勃发展,成为天下最受欢迎也是最不可缺的行业。

吕布一脸严肃的看着这条街,准备去见识见识春秋第一相开创的流传千古的行业。

“公子等等,您这是要去青楼吗?”

一直跟在吕布身后的高顺突然挡在吕布面前。

“当然啦,放心,今天公子我请客,带你去见识见识。”吕布一脸淫笑的看着高顺,带着高顺这个木头人去见识见识十丈软红确实不错,红粉世界应该能软化这根木头吧。

“不行,公子,这趟出门前夫人特意吩咐过不允许您去烟花之地,更不允许您留宿青楼。”高顺面无表情的摇着头。

“你就不会当做没这事么?只要你不说就没人知道,赤兔肯定是不会去告密的。”吕布没好气的看着高顺说,这木头人一点都不会变通。

“不行,这是夫人三令五申交代的,要是我让公子去了,回去夫人就要家规处置。”高顺还是挡吕布面前,一脸坚决的说。

吕布真的是拿高顺没办法,高顺的呆板是出了名的,现在在吕家已经有了个外号,木头人!

吕家的部曲都爱喝酒,有事没事喝两口是大家难得的乐趣,但高顺不喝酒,不是喝不了而是不喝,哪怕是元日,吕家的宴席上高顺也只是在吕良、吕布敬酒的时候勉强喝了两口。

按照高顺的说法,酒会让人失去对自身的控制,也会让人失去应有的冷静思维,所以他不喜欢喝酒。

吕布对这种说法也无力反驳,高顺说得没错,酒确实会影响人的神经,让人反应变慢、比较冲动,这就是为什么不能酒驾。

可是平时不当班的时候高顺也不喝酒,哪怕要好的朋友邀请他也不去。遇到再高兴的事高顺也不会很惊喜,吕布发现除了当初追回高顺的时候看见过高顺情绪失控,就再也没有见到高顺有什么剧烈的情绪波动。

除了喝酒高顺也从来不轻易出去玩,甚至可以说一点娱乐都没有,没事的时候就是看看兵书练练武。

做事也是一板一眼,吕布甚至发现这家伙走路都是有要求的,每一步步子走多大,走多快都有自己的要求。有时候吕布看着高顺都感觉这家伙有可能是机器人。

看来母亲就是知道高顺这种性格,专门派他来盯着自己的,只要下达命令高顺就一定会不折不扣的的执行。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高顺,吕布知道今天是别想去见识见识汉代的青楼了。

要是吕布非要去,高顺肯定是拦不住的,但这是肯定会被告诉母亲,一旦被母亲知道会是个什么后果,吕布想想还是别去算了。

有青楼的地方自然少不了赌坊,青楼这条街隔壁就是赌坊,一面面写着“赌”字的小旗子插得到处都是。

“公子,这里您也不能去。”高顺再次挡在了吕布面前。

“这里又不是青楼为什么也不能去?”吕布指着高顺就快要发火了。

“这是主人吩咐的,不允许公子去赌坊。”高顺面无表情的说着。

“父亲说的?”吕布瞪大眼睛看着高顺。

“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吕布知道高顺不会骗自己,但总觉得不对,父亲和母亲像是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一样,未卜先知这也太厉害了。

高顺从怀里拿出一卷小竹简递给吕布。

打开竹简一看,吕布算是明白了,父母这不光是安排了一个副队长过来,也是安了一双眼睛过来,上面罗列着不让吕布去的地方,青楼和赌坊就在最前面,上面还写着高顺每个月得向他们报告吕布这一个月的情况,家里商队每个月会回九原一趟,时间正好,看来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竹简的最下方还有父母的签字,这做不了假。